珠海門戶網

首頁 > 正文

涉農企業貸款難:企業越大 死得越快?

www.arringsacandheat.com2019-11-20

涉農企業在扶貧和農村振興過程中發揮著關鍵作用。 近年來,中央政府和部委出臺了許多文件,從稅收和融資方面支持涉農企業健康發展。 然而,半個月的記者采訪顯示,許多農業合作社和扶貧企業在發展和擴張過程中面臨資金短缺時,由于農業風險高、抵押品少,仍然難以獲得貸款。 業內人士和相關企業建議,金融機構應創新涉農服務,開發更加靈活的金融產品,促進涉農企業的發展和壯大

籌集資金困難,一些農業扶貧企業舉步維艱。

李某,中國南部山區一個農場的負責人,告訴半月壇記者,幾年前她在廣州賣掉三處房產后,她集資1000多萬元建立了一個農場。 農場也積極參與當地的扶貧工作。不僅一些合作社農民很窮,而且農場也有一些扶貧和分紅計劃。

李說為了讓農場變得更大更強,她在廣州開了一家酒店作為農場的終端消費平臺,效果很好。 目前,該農場正計劃擴大連鎖酒店的數量和種植及飼養規模,但面臨財政壓力,銀行貸款只能達到幾十萬元,這不會對農場的發展起到很大作用。

一家從事玉竹種植的農業扶貧企業也有同樣的問題 來自半月潭的記者了解到,該企業投資數百萬元種植玉竹,并積極參與扶貧。其中,300萬元也是扶貧產業的資本,30多個貧困家庭參加了扶貧工作。

企業負責人梁某表示,玉竹生長周期長,每三年收獲一次。然而,由于每年都需要分紅來幫助窮人和購買股票,企業面臨巨大壓力,需要擴大種植規模才能盈利空 目前,該企業計劃擴大種植規模,但需要貸款約1000萬元。當地銀行也進行了多次檢查,但沒有成功。

一家以蔬菜種植為主的企業負責人劉謀告訴半月壇記者,他們以“企業+合作社+農戶”的方式經營,許多貧困家庭參與了企業的蔬菜種植 但由于蔬菜主要出售給大型超市、電子商務平臺等渠道,貸款擔保的問題也給企業帶來了財務壓力。

"生意越大,它可能死得越快." 劉說,由于貸款擔保期,企業生產的農產品銷售后,買方通常會支付幾個月的貸款,但企業需要及時向農民支付銷售資金。如果拖欠時間長,農民肯定不會再種植,導致商品供應的損失,企業很快就會倒閉。 劉表示,他們目前面臨巨大的財務壓力,正在努力尋找貸款方式,但銀行的額度很低,只能貸出100萬元,到明年年底,他們的資金缺口可能接近2億元。

向涉農企業發放貸款,金融機構有所擔憂。

一些企業領導和相關干部告訴半月潭記者,農業是一個高風險行業,投入與產出的關系不是絕對成比例的,客觀的自然風險、不可預測的市場等因素導致資本對涉農企業持謹慎態度,涉農企業也不是銀行等盈利組織追求的自然目標。

“涉農企業在發展過程中面臨各種風險,特別是無法控制的自然災害和市場風險,這是懸在涉農企業頭上的兩把“達摩克利斯之劍”。 “一位在農村工作多年的基層干部說,銀行本質上是一個金融業。銀行放貸時,也會考慮這些客觀不利因素,以防止銀行發放的貸款變成壞賬和壞賬。

一些涉農企業報告稱,這也造成了錯位現象:銀行在開展業務時往往會尋找發達企業,但這些發達企業可能不需要金融支持;然而,對于那些急需資金的企業,銀行害怕發放不良貸款,不敢放貸。

除了農業本身的高風險性,農業沒有在金融市場抵押的優勢。 一些與農業有關的企業負責人報告說,他們在發展籌資過程中缺乏合適的抵押貸款抵押品。 雖然一些農場已經轉讓了大量土地用于耕種,但這些土地不能用作抵押。如果涉農企業生產的動植物作為抵押品,在不同時期價值不同,銀行很難對這些動植物進行評估和管理。

“我的農場有5萬多只雞。目前,這些雞的市場價大約是200元一只。僅這5萬只雞就價值約1000萬元,不包括雞蛋和其他農產品。 “李某說,這些農產品不同于工業品,有些工廠設備和產品可以用來抵押,但是因為農產品的風險,即使有1000萬元的價值,銀行也不會做出這樣的評估。

”從總體趨勢來看,銀行現在肯定支持農業貸款,但在貸款行為方面,需要具體分析。 “一家農業相關銀行的員工表示,銀行貸款不僅取決于企業的運營、對企業發展實力的理解,還取決于適當的抵押品。 發展涉農企業貸款本質上是一種投資,銀行需要考慮其中的各種風險。

一些銀行員工說貸款門檻不是針對農業的,工業也是如此。企業還應根據自身實力制定合理的貸款計劃。

開發更靈活的金融產品

半月天訪談記者從采訪中了解到,一些涉農企業實力有限,往往靠貸款支持生存,不斷擴大產能,成長為龍頭企業。 然而,一旦沒有貸款或缺乏資金支持,這些企業的資本鏈就會斷裂并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 如果一些企業,特別是那些與農業和扶貧有關的企業倒閉,不僅會影響農民的生計,還會給消除貧困和農村振興戰略帶來負面影響。

事實上,為了促進農業現代化和工業化的發展,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政策,積極為涉農企業“供氧和供血”,解決融資問題。

2019年初,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財政部、農業和農村事務部聯合發布《關于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指導意見》,指出要完善適合農村振興和發展的金融服務組織體系,積極引導農業金融機構回歸原位,加強圍繞農業和農村抵押物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方式、金融機構內部信用管理機制、新技術應用和推廣等方面的創新。

“農業畢竟不同于工業。我希望金融機構能更多地考慮農業本身的特點,從農業發展的實際出發,創新與農業相關的金融服務,幫助企業發展壯大。 ”一名基層干部說道

粵北某合作社負責人建議金融機構在開發涉農金融產品時,應考慮將更多涉農資產納入抵押物范圍,積極擴大抵押物范圍,適當增加貸款額度。

一些涉農企業的負責人希望政府能發揮更多的作用,比如為一些發展勢頭良好的涉農企業提供信用評估保證。保證因素主要取決于這些企業多年來的誠信、生產的產品及其在供銷渠道中的市場表現等。

一些專家建議鼓勵和支持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帶頭設立擔保機構或互助擔?;?。 充分發揮政策性銀行的作用,給予貧困民族地區涉農企業貸款優惠利率,加大貸款貼息支持力度,鼓勵企業利用資本市場融資促進產業發展。

(責任編輯:趙金波)

熱門瀏覽
熱門排行榜
熱門標簽
日期歸檔
馆陶| 台湾台湾| 衡阳| 灌南| 梅州| 衢州| 江西南昌| 潮州| 诸暨| 淄博| 晋中| 南平| 浙江杭州| 株洲| 铜陵| 南通| 临沂| 香港香港| 桐乡| 芜湖| 石狮| 广州| 呼伦贝尔| 南充| 承德| 邵阳| 钦州| 邵阳| 苍南| 五家渠| 滕州| 广饶| 四平| 万宁| 嘉峪关| 百色| 包头| 台北| 日土| 宜昌| 宁德| 玉林| 广安| 枣庄| 武安| 三亚| 兴安盟| 莒县| 湖州| 吕梁| 景德镇| 金昌| 大同| 垦利| 和田| 文昌| 雅安| 改则| 黄南| 海南| 朝阳| 丹阳| 安康| 朔州| 阿拉尔| 南充| 怒江| 新沂| 阿拉善盟| 明港| 昆山| 五家渠| 广饶| 金坛| 扬中| 来宾| 灌南| 安康| 黔西南| 汉中| 赣州| 安岳| 昆山| 聊城| 梅州| 亳州| 大同| 雅安| 山南| 呼伦贝尔| 许昌| 黑河| 昭通| 澳门澳门| 鞍山| 来宾| 台北| 嘉峪关| 兴化| 白银| 鄂尔多斯| 青海西宁| 承德| 自贡| 山南| 阿勒泰| 霍邱| 宿迁| 衡阳| 沛县| 常州| 阳春| 汉川| 淮北| 高雄| 嘉兴| 五指山| 伊犁| 海南海口| 绵阳| 澄迈| 瑞安| 云南昆明| 台湾台湾| 三门峡| 泰州| 池州| 酒泉| 金华| 燕郊| 钦州| 正定| 珠海| 咸阳| 长治| 神农架| 克孜勒苏| 改则| 焦作| 江苏苏州| 台南| 遵义| 大连| 台湾台湾| 临海| 馆陶| 四川成都| 东莞| 永新| 南充| 盐城| 兴化| 南充| 宁波| 姜堰| 广元| 保山| 石河子| 泰安| 宜都| 晋城| 宿迁| 石狮| 郴州| 淮南| 山南| 海安| 六盘水| 惠州| 高密| 长垣| 西藏拉萨| 澄迈| 防城港| 平凉| 延边| 定安| 邹平| 杞县| 阿坝| 琼海| 博罗| 海西| 三沙| 鄂尔多斯| 黑河| 天门| 扬州| 大丰| 日照| 偃师| 陕西西安| 长垣| 泗阳| 汉川| 台山| 黔西南| 大兴安岭| 宜昌| 屯昌| 宿迁| 林芝| 阿勒泰| 单县| 红河| 乳山| 玉环| 长兴| 三亚| 宁波| 台州| 张家口| 漯河| 新乡| 秦皇岛| 北海| 馆陶| 青海西宁| 邳州| 仁寿| 濮阳| 德宏| 韶关| 安庆| 汕尾| 宜宾| 广西南宁| 顺德| 德清| 乳山| 肇庆| 海丰| 湖北武汉| 宜昌| 辽阳| 和田| 神农架| 周口| 吴忠| 攀枝花| 茂名| 天水| 文山| 丽江| 陕西西安| 泗洪| 伊春| 灌南| 安康| 茂名| 山东青岛| 汉中| 衡阳| 德宏| 平潭| 丽江| 日照| 肥城| 黄山| 嘉峪关| 金坛| 忻州| 玉树| 德州| 庆阳| 湖州| 日土| 黄石| 湖北武汉| 廊坊| 庆阳| 柳州| 河池| 玉林| 绵阳| 衡水| 黑河| 晋中| 保定| 毕节| 张掖| 沛县| 驻马店| 马鞍山| 信阳| 任丘| 沭阳| 安庆| 赣州| 钦州| 阜新| 锦州| 黔西南| 宁国| 阿克苏| 靖江| 天水| 汉川| 淮南| 扬州|